哼哈叫做蘋果哈

企鹅号:2321852132
沟通障碍症患者
肉食动物

脾气好总是会被人欺负

【太中】攻略海盗船长的方法【一】

架空

落难贵族宰×海盗船长中

我沉迷于杰克•斯派洛船长的美颜(⁄ ⁄•⁄ω⁄•⁄ ⁄)






海盗,向往着自由

海盗,向往着金钱

海盗,向往着征服大海

海盗,自有船的出现就有他们的存在。

杀人,抢劫是他们的工作。凶恶,残忍是他们的代名词。





这里是‘希望女神的复仇’号,船长是恶名远扬的中原中也。

其实说是恶名远扬也是说的重了点儿,他们对于货船一向只抢夺货物和金钱,只要对方不反抗,想要的东西拿到了自然就会放他们离开。但如果是另一艘海盗船的话为了捍卫自己的领土和金钱自然是二话不说抄家伙上啊,基本敢向‘希望女神的复仇’号发动攻击的船只只有一个下场——覆灭,毕竟他们的船长中原中也战斗力真的不是一般的海盗船可以相比的。真正让他们恶名远扬的是他们那劫船惊人的成功率和对贵族商船的针对,只要是被他们盯上的船就没有一个逃的掉的。中原中也对恶名远扬倒没有太大的抵触,毕竟比臭名昭著好的多吧。

海盗的生活并不像大多数人想的那样驰骋在海面上为了财宝用鲜血和生命搏杀,大多数他们都漂在海上对着一望无际的海平面喝着朗姆酒幻想着下一次可以抢到足够的财宝或者掳获一个长得还过的去的女人发泄一下,常年见不到女人的海盗差不多都饥不择食了。他们也喜欢到陆地上去抢劫,毕竟即使大海再好看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看也会看够的。

暴风雨过后的风平浪静对任何人来说都是美好的,海盗也是如此,暴风雨一过他们便打开舱门仔细检查着船身的各处,生怕一个不小心漏过某处而导致可能船毁人亡的惨剧。

船长中原中也正躺在自己的船长室里擦试着自己用来防身的匕首,比起大多水手刀数海盗爱用的水手刀他更喜欢这种轻便锋利的短刀。

“船长!”木质门外粗狂的吼声不禁让中原中也皱了皱眉。这嗓门一听就知道是巴图鲁。

“什么事?”

“兄弟们在海里发现了一个小崽子,自作主张救上来后发现还有气,他应该是经历了刚刚那场暴风雨,发现的时候正趴在一个木板上。”巴图鲁继续冲着门大喊,好像生怕船长听不见一样。“而且,他是贵族。”

哦?命大的贵族小子吗,那样的暴风雨居然还能活下来。将短刀入鞘,中原中也站起身,皮靴和木质地板挤压发出吱嘎吱嘎的令人牙酸的声响。船长用力踩了踩地板,引起更大的声响,该修船了。

“走吧巴图鲁,带我去看看那小子。”

“是,船长!”巴图鲁嗓门依旧不变,即使自家船长的身高那么的不容忽视,但他依旧尊敬着这个个子矮小但战斗力强大到变态的船长。海盗,从来不以貌取人,他们看中的永远只有实力。




被救上来的还是一个孩子,大约有10岁左右,其中一直眼睛上还缠绕着绷带,但经过海水的浸泡有些松动,紧紧只是因为进了水而粘在少年的脸庞上。身上还有大大小小的伤口,脸色苍白的像纸一样。胸前断断续续的起伏着,似乎下一秒就要断气。

这小孩确实是个贵族,中原中也从他的衣服上确认了。他也是劫持过贵族的海盗,见过的贵族服饰数不胜数,他甚至还能说出最近贵族之间流行的衣服款广式。

“只发现了他吗?”中原中也环视着周围的海盗。

“是的,船长!”

“广津,这小鬼就交给你了,先给他包扎一下伤口吧。”中原中也对众海盗中较为年长的那位嘱咐道,他蹲下身轻轻捏了捏少年不自然摆放着的左臂,皱起好看的眉头:“动作轻点儿,这小鬼的骨头怕是断了。”

“明白了,船长。”广津招呼了几个年轻的海盗小心的将少年从甲板上抱起,慢慢的向一间小门走去。

“你们都没有事情做吗?在这里看景!”看到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同一个方向中原中也厉声呵斥道。

被自家船长呵斥一顿的众海盗连忙各忙各的去了,拖甲板的拖甲板,擦拭兵器的擦拭兵器,生怕没有事情做被船长抓包来一场‘男人之间的战斗’。





晚间的时候,广津柳浪轻轻叩响了船长室的房门:“船长,我是广津。”

“进来吧”船长的声音隔着厚厚的木门传来。

中原中也正在看书,大抵是看了有一会儿了,广津柳浪进来的时候中原中也放下书疲惫的捏了捏,他护住由于广津开门而被海风吹得摇摇欲坠的烛火:“那个小鬼醒了吗?”

“是的,他已经醒了。”广津柳浪回答。

“正好,我去看看。”





太宰治现在头很疼,特别疼,不光是对于现在所处地现状而发愁也有伤口的疼。

这里是海盗船,他只用了一眼就明了了,毕竟没什么正常的船员会带画了骷髅的眼罩和不同于军队的弯刀。

“呦,这小子居然真的活下来了”一个正在忙碌的海盗发现了睁开眼睛的太宰治,便咧开嘴冲着他笑。

“还以为撑不过今晚没想到这么快就醒了哈哈哈”另一个粗狂的大汉也跟着说感叹。

太宰治刚想说什么就被开门声打断了,进来的是一个小个子的男人,只是因为逆光而看不清他的脸。太宰治眼一斜在心里比划了自己和他的身高,大概要比自己高一些。

“船长”

“船长”

刚才的两个海盗尊敬的问好。

哈?这是船长?太宰治一脸蒙蔽,个子这么矮的船长?

“喂,小鬼,看什么看,对于自己的救命恩人不应该先道谢的吗?”虽然不是自己直接救上来的,但如果是自己不同意让他上船的话也没有哪个人敢冒险救他。

等船长靠近了太宰治才看清楚他的脸,真的是很好看的一张脸,可以说是精致,却又不同于女人的柔美,灼灼的海蓝色眼眸散发着英气,全然不像个海盗,到像是某个世家的贵族少爷。

“是你救了我啊,谢谢”虽然太宰治不大相信是这个身高比较迷的青年救了自己但对方是船长的话自己现在还是老实点儿吧。

“把你从海里捞起来的可不是我”中原中也朝另一边扬了扬下巴:“喏,是你身后那个”

“我也是正好看到的”看到话题突然到自己身上,年轻的海盗脸色发红。“如果不是船长心善,遇见落难的船只都会就起我也不敢擅作主张的”

“好了,无聊的道谢就此结束”中原中也走到太宰治面前,他眯起眼睛看着面前的小鬼:“你的名字是什么?”

“太宰,太宰治”


………………………………………………………………………………
第一次写海盗的类型,拿捏的比较落难,写不出中也万分之一帅我是真的要死了(ಥ_ಥ)

【占tag抱歉】点文

突然的2000……~( ̄▽ ̄~)~

谢谢大家的厚爱(⁄ ⁄•⁄ω⁄•⁄ ⁄)

因为正在进行集训时间不是很多,会选几篇写的(ง •̀_•́)ง

梗的内容要告诉我呦~(「・ω・)「嘿

爱大家(⑉°з°)-♡

【太中】欲擒故纵【八】

平行世界梗

中也叛逃




一家坐落在市中心的高档西餐厅内,坐在靠窗边的中原中也左手托着菜单,右手在菜单上划来划去犹豫不决的样子像是在思考该选什么。而脸上挂着标准式微笑的服务生恭敬的站立在一旁,太宰治双手托腮很没形象的半趴在餐桌上盯着中原中也微皱的眉头。

明明说好去吃火锅的,车都停到火锅店的停车场里了中原中也突然说要去吃西餐。本来想抗争一下的太宰治在中原中也从驾驶座上把他扯下来丢到后座后就乖乖闭嘴任由小矮子开车到目的地。并不是我打不过他而是我是个爱好和平的人,我打起架来连我自己都怕,太宰治在心里默默的安慰自己。

“中也啊,即使你再怎么挑贵的点也不可能把黑手党的钱花完吧”。

“好不容易等到万年铁公鸡要请客当然是什么贵吃什么喽”合上菜单,中原中也递给一旁的服务生,暼了眼一直冲他笑嘻嘻的太宰治想了想又故意加了句“再来两瓶90年的罗曼尼康帝”。

“哇!中也你真是一点儿也不心疼我的钱包”太宰治夸张的咂咂嘴,做出一个心痛的动作。

“少来,你以为我不知道黑手党的盈利有多少吗?而且我离开之后我收藏的那些酒肯定都被你偷喝完了,现在我才点了两瓶酒你就叭叭叭没完。”中原中也眉毛一扬,

“恩……非常抱歉这位客人”服务生抱歉的笑笑:“因为价格的高昂,所以本店并没有罗曼尼康帝这种酒,您看是否换一种?”

“没有啊……”

看着中原中也不满的皱眉,服务生赶紧说:“您喜欢拉菲吗?82年的拉菲……”

“两瓶”中原中也立刻回答他,现在已经不是爱不爱喝的问题而是怎么宰太宰治钱包的重大问题了。他得意的看着苦着脸的太宰治,心情大好,有句话怎么说来着:看着你不开心我就开心。

太宰治无语的看着中原中也幼稚的做法,他甚至觉得有些可爱,难得的,他心一暖。这个人是自己从小就喜欢的人,他的一颦一笑,一举一动都能牵动自己的心,即使他知道自己可能是完全的一厢情愿但还是不由自主的想靠近他,逗弄他,看着他。

“看在我请你吃饭的份上中也能不能把你叛逃的原因告诉我呢?”

“喂喂,太宰,我现在心情特别好,我可不想和你吵架”中原中也低头翻着手机看也不看他,太宰治微微坐直身子眯起眼睛瞄了一眼——聊天的。太宰治不满了,都跟自己出来吃饭了居然还在和别人聊天?而且还是当着自己的面。

得把小矮子的注意力转移到我这里才行,而且还不能让他觉得我是在没话找话。要是中原中也知道太宰治心里想的肯定会嘲笑一番:哎呦,太宰治你活的累不累啊,说实话能死吗?

“中也你以前来过这家餐厅吗?”

“没有”中原中也依旧不抬头,手指在手机屏幕上不停的滑动,偶尔还弯起嘴角笑笑。

“为什么不来啊?”

“以前是没时间,现在是没钱”

“黑手党有钱啊”

“意思是你要天天请我吃饭?”

“可以可以”

“真的?”中原中也持怀疑的目光看着太宰治,后者连忙做出一副‘大丈夫一言九鼎’的神态接受检查。

中原中也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说:“你是不是出门没吃药啊?”这真的不是太宰治的画风啊,他默默的思索着太宰治突然讨好的模式是不是要世界末日了。

太宰治真的委屈,他这次是真心实意的想好好在喜欢的人面前表现一番,奈何他以前的“光辉”形象太深入人心即使现在认认真真的追人也被当做玩笑。

他刚想说什么来挽救一下自己在中原中也心中的形象,还没来的及说就看到原本坐在对面的中原中也从座位上跃起扑向他。

what?什么情况?春天来了?即使以太宰治的脑子在这一瞬间也当机了,身体下意识的伸出双臂揽住了中原中也的腰。

“碰”是什么东西穿过玻璃的声音,“哗啦啦啦”是玻璃碎片掉落的声音。四周充满了客人们慌张恐惧的尖叫声。

“中也!”被扑倒的太宰治瞬间明白了中原中也扑向他的原因——他们被狙击手盯上了。右臂搂住中原中也,太宰治顺势就地一滚带着人躲到了沙发后,他晃晃中原中也:“你怎么样?”

中原中也抬头骂他:“你是傻逼吗!被人盯上都不知道?你他妈还笑!一点儿危机意识都没有我真怀疑你这个首领是怎么活到现在的?”

“中也在担心我我好开心啊”太宰治笑眯眯的说。他现在很开心,非常开心,这一幕仿佛是‘昨日’景象的重现——两个互相看对方不顺眼的人一边说着奚落嘲讽对方的话一边快速横扫的敌人。

“哈?神经病啊!”他还被太宰治搂在怀里,因为姿势的关系他整个人的支撑点都在太宰治身上。“你这又是招惹到谁了?”

“那可多了,比如我入水时不小心弄破了横滨那条河岸边老大爷的渔网、‘居酒屋’打碎的碗碟、以及附近的流浪狗……”

怎么还有狗的事儿???

都这种时候了太宰治还有闲心开玩笑,中原中也气结的锤了他一拳:“你能不能认真点儿。”

太宰治眉间浮上一丝无奈的神色:“中也你又不是不知道干黑手党这一行的危险性,整个横滨就这么大点儿‘蛋糕’想吃的人不知道有多少,我怎么可能立刻就知道来杀我的人是谁啊”。

中原中也没吭声,他也是干过黑手党的,太宰治说的他也明白,但毕竟多年不曾遇到过这种事了。他沉了沉气,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平稳:“那现在怎么办?总不能在这里被人包了饺子吧。”

“要不……”太宰治试探性的询问:“老规矩,中也吸引火力,我掩护?”

“滚蛋,我们现在是被狙击手盯上了,你露个头试试?”中原中也的眼神十分鄙视,右手比成手枪的样子抵在太宰治太阳穴上:“要不要我先给你开个花?”

“别别别”太宰治双手举到耳边,竭力忍者不让自己笑出声:“投降,我投降。既然中也不想当靶子我还有另一个办法。”

“什么办法?”





有小可爱愿意告诉我做胃镜的感觉吗?

我有种不久于人世的感觉

【太中】欲擒故纵【七】

平行世界梗

中也叛逃

今天王者6连胜吓得我都不敢再打了,连忙码字来平息心中的兴奋。



中原中也觉得这是他目前为止所经历过的22年中听过的最不可思议的一句话,其不可思议的程度和某国足球在世界杯上赢得了冠军的性质是一样的。

因为,那个平时说着“最讨厌中也了”的太宰治、在自己的酒里放醋的太宰治、和自己从小打到大的太宰治、嘲笑自己的太宰治突然一脸认真的说要追自己。真是——幻灭啊。

他抬手温柔的抚上太宰治的俊脸,就在某人以为自己成功之时中原中也突然掐住那张欺骗了不知多少无知少女多情少妇的俊脸往旁边使劲一扯,“哎呦疼啊!”——成功获得太宰治哀嚎一声。

“看来这是真的啊”中原中也‘呿’了一声,很是烦躁的收回手“我还以为做梦呢”

“哪有大白天做梦的”

“所以说你这是白日梦啊太宰治”中原中也静静的看着他面前的前搭档。

太宰治抿紧嘴唇,事情显然超出了他的预料。虽然他早就知道第一次不会这么容易成功甚至可能会遭受到中原中也的嘲笑但他却从未想过中原中也会认真的回答他这个问题,认真的拒绝他,认真的把这条道路——彻底封死。

他突然微笑起来,但脸上的微笑难得的不像以往的从容和无懈可击:“是吗……早就已经猜到了……”

“喂喂,你这一脸‘仿佛被人当街狂甩几十巴掌’一样的表情是怎么回事?想装可怜?”中原中也重重的拍了几下太宰治的肩膀。

“难道不该伤心?” 一边倒吸气抖了抖肩膀暗想中原中也下手还是那么重一边眉毛一垮嘴角下拉:“告白被拒了哎,还能美滋滋?”

“中也!”尾崎红叶一直都等在首领办公室门口,眼见自己离开了四年的学生终于回来了她连忙走上前去。

“呃……大姐……”中原中也的表情有些尴尬,毕竟他也算是“叛逃”,刚才被太宰治那么一闹把这茬给忘了,现在冷不丁见到自家大姐却完全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太宰治后退了几步站到中原中也身后,看着他被激动的尾崎红叶紧紧抱住因为勒住脖子而不断挣扎:“我喘不过气来了大姐”,总算是回来了啊,中也,太宰治微笑着看着。

“你这小子真是长大了有出息了居然还敢叛逃,而且一逃就是这么多年期间也不知道回来看看大姐,你说!这次要不是太宰带你回来你是不是准备一辈子不回来了!”太宰治看着在他面前一副盼望着自家孩子赶快归来的泪眼婆娑的柔弱长姐模样的尾崎红叶一见到中原中也就换成扯着耳朵质问熊孩子为什么不听自己话的样子咂咂嘴,心里暗暗窃笑:加油!中也,耶!

“都是我的错大姐”忙着救自己耳朵的中原中也连忙认错,踮起脚跟着尾崎红叶揪自己耳朵的手试图缓解疼痛。“别揪耳朵啊,疼”

“哼”到底是自己家的孩子,训是要训的但总归还是心疼,尾崎红叶很快就松手了,食指点了点中原中也的额头语气还是气哼哼的问道“这次还跑不跑了”

“大姐,我并没有回黑手党”中原中也轻声回答她,不自然的抠手指“几天后我还要离开的”

“你说什么!?”尾崎红叶又惊又气,惊的是原来太宰治并没有说动中原中也回到黑手党,气的则是对于中原中也还要离开自己。她马上反驳:“不行!”

“大姐……我现在隶属于武装侦探社你这样非要我留下……”毕竟是一手把自己带大的,童年训练自己时的阴影还在,中原中也对生气的尾崎红叶还是有着几分惧怕的。

“大姐的话你也不听?”眉毛一挑,尾崎红叶从鼻腔里发出“哼”的一声“你别忘了你以前可是黑手党,要是被武装侦探社的那些家伙知道了会怎么对你你知道吗?”

中原中也解释道:“他们都是一群很好很好的人,不会……”

“哎呀好了好了好不容易重新见面干嘛要聊这些不愉快的呢?”见形势不太对劲,太宰治连忙出来打圆场,他站在尾崎红叶和中原中也中间面带微笑着说“大姐,我和中也要一起去吃午饭,您要一起吗?”

话说的好听,不过你真以为我不知道你小子心里在想什么吗?尾崎红叶暼了一眼笑容灿烂的太宰治。虽然话里是邀请但话外估计就是“我要和中也一起去吃午饭啦大姐不要来打扰我们呦~”

“不了,我手里还有几个任务需要交接一下。你给我乖乖的不许乱跑,晚些时候我带你出去。”后半句是对中原中也说的。

刚刚触怒自家大姐的中原中也可不敢拒绝了,乖乖点头,尾崎红叶这才转身离开。

眼见着尾崎红叶乘坐电梯离开,这俩人才松了一口气,虽然两人都已经长大了,但年幼时威风凛凛的金色夜叉还是给他们留下了难忘且沉重的印象。

“中也……”太宰治喊他。

“干嘛?”中原中也抬头问他。

“真怂”太宰治比划了个‘鄙视’的手势顺便做了个鬼脸。

“我去你个仙人板板”中原中也抬脚就踹,怒道:“我怂?难道你还敢惹大姐不成?金色夜叉削不死你的”

太宰治三扭两扭的躲开踹过来的腿,脸上又挂起在中原中也看来有些贱兮兮的笑容:“我们还是去吃饭吧中也,中国有句俗话叫天大地大吃饭最大嘛。生气归生气饭还是要吃的,走走走我带你吃最近新开的那家火锅”说着就伸手拉起中原中也的手腕。


………………………………………………………………………………
港真,我王者真的不坑

嘿呀!给对象打call

一瓶假酸🍎:

原文健桑 @石田健  的《烟》
拖了不知道多久了。。总之很久以前就答应下来的。。
一句话概括大概就是历时最长,画的最烂吧。。。orz
好像。。。我已经可以归类为失踪人口了?

哼哼哼,我终于回家了!回家了!回家了!!!

阿澪绝对认不出来我哒~【嘘】

自拍被我妈发现非要我把自拍照发给她当头像【懵逼】

我大概是个废人了

每当我的大脑提醒我该更文的时候我就点开了王者荣耀

有毒啊,我4连跪了啊啊啊

论我为什么不更文的缘由

讲真王者真的是有瘾,打了还想打,天天都在打,一有空就打

小帅哥小美女们快来玩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