哼哈

企鹅号:2321852132
沟通障碍症患者
肉食动物

【太中】英雄迟暮

太宰和中也开始变老了

又加上那天学校难得有良心给放电影,看的金刚狼3,看到最后连男生都哭了,他们说:如果你看过金刚狼的前几部就会明白为什么哭。

悲哀不过英雄迟暮






要说国木田独步一年中过的最清闲,最开心的一天就是太宰治和中原中也的结婚纪念日了,因为那天太宰治总是认认真真的提前将工作全部做好。

“唉,太宰你要是平时也这么有效率就好了”国木田独步翻看着被堆放在桌子上整整齐齐的文件感叹道。

此时太宰治正哼着歌收拾东西准备提前回家,毕竟是结婚纪念日,太宰治意外的相当的重视。他听到国木田的话嘀咕了一句“平时早完成又赶不上黑手党的下班时间”后就摆摆手走出门。

看了看时间还早,他给中原中也发了条短信问他晚上吃什么,过了会儿收到回复:随便,反正不吃蟹。

那就螃蟹好了,太宰治开心的奔向了海鲜市场。





晚上8点

中原中也回到家的时候看到的就是太宰治正在厨房和锅碗瓢盆作斗争,虽然这么多年过去了这家伙依旧不擅长厨艺但好歹做出的东西也是可以下咽的。

“回来了中也”注意到厨房门口多出来的一道矮小许多的人影,太宰治回头打了个招呼又继续手忙脚乱的鼓捣晚餐。“工作顺利吗?”

“还好吧”靠在门框上,中原中也从兜里掏出烟点燃,他疲倦的抽了一口半晌后从口鼻里又冒出一团白烟。

“那就好,快洗洗手准备吃饭了”太宰治点点头旋即又催促他。

于是中原中也叼着烟去洗了手,并自觉的坐在了餐桌上。

“今天吃大餐哦~”太宰治端着盘子眉飞色舞的从厨房走出来,他将盘子放在餐桌上,中原中也一看:果然是螃蟹。

“是螃蟹哦,开心吗中也?”

“我给你一个耿直的微笑”

“哈哈哈哈哈哈”

中原中也习惯吃饭看电视,看着看着就忘了吃,常常口中正在咀嚼着的饭慢慢慢慢就停止不动了,直到过会儿回过神来才继续咀嚼。而且凡是他正聚精会神看电视的时候不管嘴边送过来的什么菜都会看也不看一口吃下去。

这就方便了太宰,他一边给螃蟹破壳一边将完好的肉自然的递到中原中也嘴边,看着中原中也下意识的张口接住慢慢咀嚼咽下才喂进第二口。

“喂,你干嘛不吃”电视上放了广告,中原中也回过神,口中螃蟹的味道让他明白太宰趁他出神的时候喂他螃蟹吃了。

太宰治指了指自己面前的一堆螃蟹壳:“吃了”

中原中也撇撇嘴,他也不知道他是真的吃了还是假的吃了。





要看电影吗?将碗筷放回原位的太宰治在毛巾上擦擦手对躺在沙发上品着红酒的中原中也说。

“行啊”说着,他起身走到电视旁边的柜子蹲下身开始翻找感兴趣的碟片。“你想看什么?”

“看什么都可以”太宰治抱着零食乖乖坐到沙发上,他打开一瓶汽水慢慢喝着。“看热血战斗的呗?”

“小孩子吗你是?”虽然这么说着但中原中也还是在找碟片的时候对热血战斗类的前戏多瞟了几眼。

“喂!”他冲太宰治喊道“《金刚狼3》看不看?”

“看看看”太宰治连忙点头。

将碟片放好,中原中也坐回了沙发,他自然的往太宰治已经给他留好的怀里一靠,发旋抵住身人的下巴。“遥控器呢?按开始啊”

“这电影拍多久了?”吃着爆米花的中原中也含糊不清的问。

“好久了吧,我记得大概也有个十年左右了,毕竟我们结婚都15年了”左手揽着怀里人的腰,右手抓了一把爆米花放入口中,太宰治思索了一会儿不确定的回答。

“这讲的啥?”

“变种人的故事”太宰治回答他,顺便低下头在怀里人耳边厮磨了一阵,直到被推开后才老实的说“帅气的故事,超级英雄。大概和蜘蛛侠啊绿巨人啊美国队长啊差不多。”

其实太宰治很喜欢这部电影,《金刚狼》系列的一二部他都看过了,主角总是帅气的要死,各种牛逼开挂。他记得当年这部电影把尚还是少年时候的他迷的不行。

他不喜欢第三部,他觉得那有点儿英雄迟暮的感觉。感受到身体各个机能都在衰退的金刚狼和意气风发时的他截然不同,他不愿承认也不甘心自己已经年老的事情。但现实总是残酷的不是吗?他的速度、力量、自愈都在衰退。他甚至曾一度被自己的复制体打的毫无招架之力。

太宰治看着面对强敌节节败退的金刚狼不禁叹气,岁月不饶人啊。

这时,怀里人发出了小小的呼噜声。他低头一看,哑然失笑。中原中也闭着眼睛睡着了,打着香甜的小呼噜,不时地咂咂嘴好像在做些什么美梦。

真是的,这电影有这么无聊吗?太宰治不禁苦笑摇头,他关小了音量,生怕吵着怀里人难得的好睡眠。

他忽然瞥见了中原中也那一头橙发上的一丝白,他猛然明白,中原中也已经开始变老了。他疲惫时眼角的纹路、头上的白发、越来越差的身体无不在向太宰治证明着中原中也已经开始变老的事实。

英雄终会迟暮,他忽然想起了这句话。多么悲凉又悲哀啊,仿佛认命的接受了身体的衰败和虚弱却又无能为力一样。

男人缓慢又用力的抱紧了中原中也,静静听着他平稳而又均匀的呼吸声和时不时的小呼噜声。他忽然有些害怕,中原中也变老的事仿佛是在一瞬间,又仿佛明日他将老的更厉害。他轻轻抚摸着中原中也的手背,不再像年轻时那良好的手感,多了一分干燥和粗糙,他心里越加烦躁起来。

中原中也的身体真的不再像以前那般了,年轻时很容易就躲过去的攻击现在要全神贯注,出任务时越来越容易受伤,污浊更是不敢动用,毕竟光是动用后的恢复就要消耗好长的时间。

太宰治明白,人都有生老病死的那一天。只是,放在中原中也身上他有些难以接受。他虽然时时刻刻都念叨着殉情啊自杀啊,但事实上他已经很久、甚至很多年未曾说过了,连自杀都很少,至于那本完美自杀手册在和中原中也结婚的那一天就不知道被他丢到哪里去了。

中原中也老了,他也老了。尽管他们才四十出头,但年少时对身体的不珍惜导致现在身体上总是不舒服,关节痛是常有的事。

毕竟已经过去那么多年了,久到他越来越习惯早上和中原中也交换一个早安吻,先醒来的那个起床将早做好、遇到什么好笑或者特别的事给对方发个消息、下班之前询问对方晚上吃什么。他们争吵的次数渐渐变少了,几乎什么事情都是心有灵犀一点通、他从一开始会趁着中原中也看电视时将好吃的全部吃后在中原中也气急败坏的大叫里哈哈大笑到主动将菜喂到他的口中,说实在的,这在以前他绝对不会相信自己会这么做的。

他将目光重新投回到电视上,电视上的金刚狼先生正和他的女儿争执。是的,他该老了,连女儿都已经这么大了。

太宰治关了电影,轻轻抱起中原中也返回了卧室。小矮子在看电影之前喝了不少酒,此刻在酒精的作用下睡得香甜。他感受到柔软的床褥,自动的从太宰治怀里滚出来舒服的翻个身继续睡。

还和小孩子一样,太宰失笑。

男人将被子给爱人盖好后自己也钻了进去,从背后抱紧他,细细嗅着爱人身上独有的古龙香水的味道,还夹杂着橙子味洗发水的香味。

“中也”他蹭了蹭爱人的脖颈,轻轻的呢喃着:“我爱你,不论你年轻还是年老,健康或是疾病。”

“我也是”良久,他听到一声细不可闻的回答,男人满足的笑了笑,陷入了沉睡。





英雄终会迟暮,但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如果12月份的二模我能每科考120+,考完后一星期内天天都更新

单科130+就开一辆车

(ง •̀_•́)ง

立个誓

【太中】都市ABO【01】

ABO梗,雷者误入

太久没写有些生疏见谅

给我家酸的投喂 @( ˙-˙ )

老套路的相亲梗

取名废


01

当桌上的手机屏幕第三次亮起时中原中也叹口气调整了一下情绪才拿起它划开代表接听的绿色话筒,电话刚刚接通,自家大姐的咆哮就冲击着他连续加班好几天的脆弱神经。

“中也你终于接电话了,你刚刚干什么去了!!!”

中原中也无奈的将手机稍稍离开耳朵,空闲的那只手揉了揉太阳穴:“我在加班啊大姐,静音没看到。”

“这样啊”似乎是信了中原中也的话尾崎红叶这才恢复到平时的语调,旋即又兴致勃勃的开口:“和你商量件事……”

“大姐,如果是相亲的事还是算了吧”中原中也急忙打断她。

“为什么中也?你现在已经是而立之年…… ”

“大姐,我才25啊,哪有那么老”中原中也无奈的说。

“怎么?就不许我四舍五入啊”尾崎红叶有些耍赖似的回答。“难道你忘了半年多前发生的那件事了吗?”

“我记得大姐”中原中也出声:“我记得”

那是半年多前中原中也过生日时发生的事,喝醉的他从自己的生日party回来的时候被几个不怀好意alpha尾随了,在将神志不清的中原中也推推搡搡到一个小黑巷子时几个alpha释放了信息素就开始对他上下其手起来,当然了,中原中也是谁?虽然身体因为信息素的原因有些难耐,但战斗力对付几个酒囊饭袋的alpha还是绰绰有余的。就这样,被信息素勾的发/情中的小矮子将拳头挥的虎虎生威,打的几个alpha哭爹喊娘吱哇狼嚎的,卸胳膊卸腿之后就踉踉跄跄满脸潮红的跑回了家。

对此中原中也到没什么感想,但尾崎红叶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一直一来她都因为中也的战斗力而没有担心过他会被什么人占便宜,但她忽略了中原中也到底是一个omega,会因为alpha的信息素而发/情的omega,想了好几天后她最终决定给中原中也找一个可以托付终身的alpha。

但她也是忽略了中原中也对第二性别的不服。

从那时起到现在中原中也相过的亲也不下数十个了,但就是没一个合适的,她愁的嘴角都起了泡。

“你老老实实的下班后过来,别让人家等着。地址我发你手机上了,要是你明天给我说忘了去,哼哼”小小的‘威胁’了一下中原中也,尾崎红叶挂断了电话。

听到电话那头忙音的“嘟嘟”声,中原中也长叹一声将手机往桌子上一放,便瘫倒在办公桌上。对面的梶井基次郎探过头来有些幸灾乐祸的笑道:“尾崎大姐又逼你去相亲啊?”

“是啊”中原中也抬头看向梶井基次郎,又叹了口气:“真心不想去。”

“所以说你还是赶紧找一个alpha吧,不然这种生活不知道要持续到什么时候……哎呀,我是说暂时的那种,又没说一定让你跟他结婚 ”说前半句的时候看到中原中也刚欲反驳他赶紧说明白自己的意思。

中原中也愣了一下,这倒是个办法,他想。“可哪里有alpha ?等下,我记得梶井你是……”

“哎哎,打住”。梶井基次郎连忙摆手,立刻将头缩了回去“你可别拖我下水,我正追楼上部门的与谢也小姐,这种节骨眼上千万不能在她眼里落一个朝三暮四的坏印象”。

“切,见色忘义”中原中也无奈的翻个白眼又重新趴回了桌子上思考着刚刚梶井基次郎所说的办法并开始考虑起公司的所有未婚单身的alpha了。

看他这模样梶井基次郎连忙掏出手机划开的公司的聊天群,这和中原中也所知道的公司聊天群不同,这是公司里所有alpha所组建的群,期中主要的聊天话题就是中原中也。

本来嘛,中原中也一副天生的好样貌自不用说,身材又偏于女性的娇小,绝对的可亲可抱可举高高。又是公司的高层,工资那是没的说,平时又平易近人助人为乐好人缘,而且又是一个omega,哪个未婚alpha不喜欢他?所以,这个群也可以说是中原中也的追求者群。

梶井基次郎偷偷斜眼看到中原中也并没有往他这里看便开始低头打字:中原中也要找alpha啦!!!兄弟们赶紧行动起来以及尾崎大姐又逼着他去相亲了!!!

这消息一发注定今晚的alpha们彻夜难眠。





眼看着到了下班时间,中原中也长长的叹息一声,收拾好自己的东西拉开抽屉翻出车钥匙在梶井基次郎一副“祝你好运”的表情中硬着头皮去应付尾崎红叶给他的任务——相亲。

“听说你是一个高管?” 坐在对面的alpha出声问他。

“恩”中原中也咬着吸管有些心不在焉的回答,他满脑子都是怎么拒绝对面的alpha和自家大姐给他安排的没完没了相亲。

“我不怎么喜欢我的omega出去抛头露面” alpha推了推眼镜,认真的说“所以你能不能辞去你的工作。”

中原中也咬吸管的动作停下了。

“先生,你是我什么人?”中原中也冷笑着说道,他觉得真是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到目前为止我们见面的时间不超过5分钟,而且你为什么会觉得我对你很满意。直说,我对于像你这样的人只有滚蛋两个字”说完,他从钱包里掏出自己这杯饮料的钱,不待alpha反应过来本着‘妈妈说了不能和智障的人待在一起’快步离开。

坐在自己的驾驶座上,中原中也从手机上删掉了刚刚见面的alpha信息,启动车子定好导航认命般的往第二个相亲对象定好的地点开去。

“房子我可以买但车子必须要你买”第二个alpha开头就是这一句,震惊的中原中也差点儿捏断了手中的调羹。“而且我喜欢孩子,我妈也喜欢,所以我想一结婚就有个孩子,最好是三年抱俩。我妈年纪也大了自己住不方便所以她要搬过来和我们一起住,你要好好对她,毕竟她把我养这么大不容易……”

“停!”中原中也好不容易从震惊中反应过来,“先生,你是不是脑子被门挤过?”

“什么?”

“我不知道你是以什么样的理由来相亲,但我是来找伴侣而不是来应聘保姆的,像你这样一见面就逼逼刀刀一大堆的屁事心里也没点儿b数的人看你这面相就注定孤独终老,再见。”说完头也不回就离开了咖啡馆。

接着,第三个和第四个也是这样那样的问题被中原中也拒绝。

等他见完所有的相亲对象后已经接近晚上8点,一想到回家就要接受自家大姐的盘问他就一个头两个大。还是出去吃吧,他想。掏出手机在自己喜欢吃的餐厅定了一个位子,将刚刚那几个奇葩男扔出脑袋,哼着歌加入了晚高峰车队。





文野公司的四楼和五楼是两个部门,两层的员工分别隶属森鸥外和福泽谕吉,而此时四楼的主办公室还亮着灯。

“哎呀哎呀,这可真是稀客啊太宰君,你终于愿意从英国回来了吗?”森鸥外笑眯眯的对推门进来的瘦高青年说道。

“果然还是日本的清酒比较好喝”被称作太宰的青年却答非所问,他关好门走到办公室内的沙发边随手将白色的瓷器放在茶几上,自己也随之坐下,懒懒的靠在真皮椅背上闭目养神。

“我还以为你想念日本的红酒呢。”森鸥外摊摊手,惋惜的说。

“您依旧还是那么惹人讨厌啊森先生”太宰治终于露出一抹和煦的笑容,但那鸢色的瞳孔却并无半点笑意,说出的话也和这让人容易产生亲近的笑容无法联系到一起。“会让爱丽丝小姐不高兴呦”

“哎呀,好久不见竟然是这句话吗,这可真让我伤心。”森鸥外做了个难过的表情。

看着森鸥外没有多少诚意的演技太宰治也懒得再理会他,站起身摆摆手便准备离去。

“不问问你所在意的红酒近来如何吗?”森鸥外忽然别有他意的说道。

“这种事还是要去看过才知道”太宰治回头笑了一下“不过,这里的温度、环境都是适宜存放的。”

“那就祝你得偿所愿了”森鸥外没有什么诚意的祝愿道。

“只要森先生您不插手捣乱一切自然顺利”

“哎呀哎呀我怎么可能做出那种讨人嫌的事来呢”森鸥外连忙否认。

“做不做的出来你我心知肚明呢森先生”太宰治反手将门关好,离开了公司。

此时已经是寒冬,太宰却依旧是一身卡其色的单薄风衣。真冷啊,他呵出口白气将衣领竖起遮挡住刺骨的寒风,右手从兜里掏出手机。已经有些僵硬的手指滑了好几下才划开手机的触屏解锁,他翻出一条短信,上面只有一行地址。

“Text!”他拦下路边的一辆出租车,“师傅,去这里。”



【未完】

我可怜的屁屁旧伤没好又添新伤的日子什么时候能到头

老师:哼哈,我打你打的我自己都不好意思打你了

我:那就别打我了呗老师๑乛v乛๑嘿嘿

老师:……【一棍子就下去了】

我:(ノಥ益ಥ)

如果哪天我死了,我一定会从这个狗逼画室的楼顶跳下去,死也死在这里,死在画画上

我只想休息一下,仅仅休息一下就可以了

我太累了

【太中】合志《鸢蓝》解禁 che | ू•ૅω•́)ᵎᵎᵎ

因为前段时间去深山老林里或者与世隔绝的写生生活所以没有即使的放出,抱歉啦大家

多的不说,使用愉快呦グッ!(๑•̀ㅂ•́)و✧

名字《爱情这东西,得之我幸,失之我命》

小白给我的文评写的太好我有点儿不敢放出来| ू•ૅω•́)ᵎᵎᵎ

连接看评论

讲真,王者排位的时候由大佬开小号带你飞就太滋了。

啥都不用你担心,满场任你浪,大佬负责带飞我负责划水。

一打五都毫无问题,有场我们家都死了,就剩大佬率先复活守水晶,守个毛线球,他自己单枪匹马诸葛亮一打五团灭对方,自己带兵线走向胜利。

太安心了

我终于要结束深山老林的生活了,

告别要吃没吃要喝没喝,最好吃的就是糖葫芦的生活了!!!

告别全是虫子,差不多有小孩拳头那么大蚊子了!!!

グッ!(๑•̀ㅂ•́)و✧

老天!我要回家了!!!

泡芙,蛋糕,烤鸭,烤冷面,火锅,鸡鸭鱼肉你们都洗干净等我!!!?

【太中】太宰治每天都在想什么

假如中也是画画老师,宰是学生。

中原中也指着太宰治的水粉作业说:

“太宰,这里要重一点儿,猛一点儿,狠一点儿,接着深入……等等你怎么流鼻血了?”

太宰治:中也你这是在引诱我吗?

中原中也:???





今天上水粉的时候老师和同学的对话,瞬间太中,我真的是太纯洁的了【不】|ω・)

重一点儿:暗部加重

猛一点儿:画实

狠一点儿:同上,

深入:有层次的感觉

这才是正确答案【大概吧,反正我水粉差】




假装更新

每当我想码字的时候总有这样那样的事阻止我不让我动笔

这大概就是不可控力

【拉倒吧,这人是纯粹的懒和懒】